id=”hi-141468″>肠痈

川芎 归尾 赤芍 苏木 牡丹皮 枳壳 栝蒌仁 桃仁 槟榔大黄

薏苡仁 桃仁 牡丹皮 栝蒌仁 作一剂,水二钟,煎八分,食前服。

一妇人腹胀如鼓,脐突寸许,小大水涩滞,转侧腹有水声。此内脓已成,用针刺脐上突顶,出脓盆许。以牡丹皮散五六剂,其脓渐少。朝以八味丸,暮以八珍汤加泽泻、牡丹皮、黄
、破故纸服之,月余而愈矣。

治肠痈小腹胀痛,脉滑数,里急后重,时时下脓。

梅核仁 大黄 牡丹皮 芒硝 犀角 冬瓜仁
作一剂,水二钟,煎八分,入犀角末,空心服。

水二钟,煎八分,空心服,渣再煎眼。

七贤散

牡丹皮 人参 天麻 白茯苓 黄 薏苡仁 桃仁 白芷 当归川

生地黄

薏苡仁汤功效奇 肠痈腹痛最堪医

云母膏 治一切疮疽及肠痈

上十一味 咀,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分三服,日三。

治肠痈小腹坚硬如掌而热,按之则痛,肉色如故;或
赤微肿,小便频数,汗出憎寒,脉紧实而有力,日浅未成脓者,宜服之。

下一丸。妇人经脉不通,甘草汤下。一切疥,别炼油少许,和膏涂之。虎犬并蛇蝎汤火刀斧伤,皆可内服外贴。

活血散瘀汤,治产后恶露不尽,或经后瘀血作痛,或暴急奔走,或男子杖后,瘀血流注肠胃作痛,渐成内痈,及腹痛大便燥者,并宜服之。

水二钟,煨姜三片,大枣二枚,煎八分,食前服。

朴硝 大黄 牡丹皮 栝蒌仁 桃仁 作一剂,水二钟,煎八分,食前,或空心温服。

新甫京手机网站 ,东阳吕俊文,得潮热微似疟状,小腹右边有一块,大如鸡卵作痛,右脚不能伸缩。一医作
豚气治,十余日不验。召余诊候,其脉左寸芤而带涩,右寸芤而洪实,两尺两关俱洪数。予曰∶此大小肠之间欲作痈耳,幸脓未成,犹可治疗。与五香连翘汤加减与之,间以蜈蚣炙黄,酒调服,三日内平安。

七贤散内参山药 萸肉丹皮熟地黄

一男子脓已成,用云母膏,一服下脓升许,更以排脓托里药而愈。后因不守禁忌,以致不救。

息积
更《内经》所载,有息积病,比见有得之二三年,遍身微肿,续乃大肠与脐连日出脓,遂致不救,此亦肠痈之类也,不可不审。

五灵脂 蒲黄

神效栝蒌散

大黄

排脓散 治肠痈少腹胀痛,脉滑数,或里急后重,或时时下脓。

上熔化黄蜡,和矾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二十丸,渐加至三十丸,食远用温白汤送下。

夫肠痈者,皆湿热、瘀血流入小肠而成也。又由来有三∶一、男子暴急奔走,以致肠胃传送不能舒利,败血浊气壅遏而成者一也;二、妇人产后,体虚多卧,未经起坐,又或坐草艰难,用力太过,育后失逐败瘀,以致败血停积,肠胃结滞而成者二也;三、饥饱劳伤,担负重物,致伤肠胃,又或醉饱、房劳过伤精力,或生冷并进以致气血乖违,湿动痰生,多致肠胃痞塞,运化不通,气血凝滞而成者三也。总之,初起外症发热恶寒,脉芤而数,皮毛错纵,腹急渐肿,按之急痛,大便坠重,小便涩滞若淋甚者,脐突腹胀,转侧水声,此等并见则内痈已成也。初起未成时,小腹殷殷作痛,俨似奔豚,小便淋涩者,当大黄汤下之,瘀血去尽自安。体虚脉细不敢下者,活血散瘀汤和利之。已成腹中疼痛,胀满不食,便淋刺痛者,薏苡仁汤主之。腹濡而痛,小腹急胀,时时下脓者,毒未解也,用牡丹皮汤治之。如脓从脐出,腹胀不除,饮食减少,面白神劳,此皆气血俱虚,宜八珍汤加牡丹皮、肉桂、黄
、五味子敛而补之。如积袭日久,因循不识此症,误作胀病治之,以致毒攻五内,肠胃受伤;或致阴器攻烂,腐靥黑斑,色败无脓,每流污水,腹连阴痛,烦躁不止,身热口干,衾帏多臭,卧房难进者,凡犯之俱为不治证。宜斟酌之。

;脉迟紧,乃瘀血;下之即愈。若患甚者,腹胀大,转侧作水声,或脓从脐出,或从大便出,宜以丸太乙膏,及托里药。

夫肠痈者,皆湿热瘀血流入小肠而成也。又由来有三∶一、男子暴急奔走,以致肠胃传送不能舒利,败血浊气壅遏而成者,一也。二、妇人产后,体虚多卧,未经起坐,又或坐草艰难,用力太过,育后失逐败瘀,以致败血停积肠胃结滞而成者,二也。三、饥饱劳伤,担负重物,致伤肠胃,又或醉饱房劳,过伤精力,或生冷并进,以致气血乖违,湿动痰生,多致肠胃痞塞,运化不通,气血凝滞而成者,三也。总之,初起外症发热恶寒,脉芤而数,皮毛错纵,腹急渐肿,按之急痛,大便坠重,小便涩滞,若淋甚者,脐突腹胀,转侧水声,此等并见,则内痈已成也。初起未成时,小腹殷殷作痛,俨似奔豚,小便淋涩者,当大黄汤下之,瘀血去尽自安。体虚脉细不敢下者,活血散瘀汤和利之。

一妇人腹胀如鼓,脐突寸许,小水涩滞,转侧腹有水声,此内脓已成。用针刺脐上突顶,出脓盆许;以牡丹皮散五、六剂,其脓渐少,朝以八味丸,暮以八珍汤加泽泻、牡丹皮、黄
、破故纸服之,月余而愈矣。

瓜子仁汤
治产后恶露不尽,或经后瘀血作痛,或肠胃停滞,瘀血作痛,或作痈患,并效。

愈后却宜静养,若动作躁暴,或被惊恐,则肠断而死。凡痈生小肠分犹可,大肠分近肛门者难治,肛门破者即死。

水二钟,煎八分,空心服。

五灵脂 蒲黄 每服二三钱,醋一合,熬成膏,入水一盏,煎七分,食前热服。

初起小腹疼痛,或软或硬,脉芤数者,瘀血也,宜下之。小腹作痛有块,大便秘涩,小便如淋者,宜和而利之。已溃时时下脓,腹痛不止,饮食无味者,宜托而补之。产妇恶露不尽,流注小肠作痛,脉数者,宜和而导之。腹胀日久,脐高突出,转侧响如水声,脓内蓄,急针之。

活血散瘀汤

四物汤

保安散,福建兴化军官库刊行,治肠痈壮热恶寒,微汗气急,小腹疼痛,小便涩似淋,或大便难如刀刺,及背胛疼痛,肠中已成脓,或大便下脓,脐中脓出。

黄 当归 金银花 白芷 穿山甲 防风 川芎 栝蒌仁

大黄汤 治肠痈,小腹坚肿如掌而热,按之则痛,肉色如故,或
赤微肿,小便频数,汗出增寒,其脉迟紧者,未成脓,宜服之。

寸芤积血在胸中,关内逢芤肠里痈。

心腹诸疼并疝痛 吞之即可乐嘻嘻

薏苡仁汤 治肠痈腹中
痛,或胀满不食,小便涩。妇人产后多有此病,纵非痈,服之尤效。

肠痈下血,腹中
痛,其始发热恶寒,欲验其证,必小腹满痛,小便淋涩,反侧不便,即为肠痈之确候,无论已成未成,俱用大黄牡丹汤加犀角急服之。小腹痛,若肿满不食,小便不利,脓壅滞也,用薏苡、丹皮、桃仁、蒌仁煎服以排之。若至反侧作水声,此脓已成熟也,《千金》托里散下太乙膏。

治产后恶露不尽,或经后瘀血作痛,或暴急奔走,或男子杖后瘀血流注肠胃作痛,渐成内痈,及腹痛大便燥者,并宜服之。

一妇人小腹肿痛,小便如淋,尺脉芤而迟。以神效栝蒌散,二剂稍愈;更以薏苡仁汤,二剂而痊。

郡守李孝文妻母庞,病小腹痛,众医皆以为瘕聚,药之浃日弗愈,继命翁诊。翁循其少阴脉,如刀刃之切手,胞门芤而数,知其阴中痛,痈结小肠也。即告之曰∶太夫人病在幽隐,不敢以闻,幸出侍人密语之。乃出老妪。翁曰∶患者患小肠痈,以故脐下如瘕聚,今脓已成,肿迫于玉泉,当不得前后溲,溲则痛甚。妪拜曰∶公神人也,所苦一如公所言。遂用国老、将军为向导,挟麒麟竭、琥珀之类以攻之,脓自小便溃,应手愈。

桃仁加上栝蒌子 白芍丹皮在后随

神仙太乙膏
治痈疽,及一切疮毒,不问年月深浅,已未成脓,并治之。如发背,先以

薏苡人 牡丹皮 桃仁 瓜瓣仁

八珍汤 十全大补汤 八味丸

牡丹皮散 治肠痈腹濡而痛,时时下脓。

七贤散,治肠痈溃后疼痛,淋沥不已,或精神减少,饮食无味,面色痿黄,四肢无力,自汗盗汗,睡卧不宁。

水二钟,煎八分,食前或空心温服。

玄参 白芷 当归 肉桂 大黄 赤芍药 生地黄

肠痈难知,滑数可推,数而不热,肠痈何疑。

水二钟,煎八分,空心服,渣再煎服。

一妇人因经水多,服涩药止之,致腹作痛,以失笑散二服而瘳。

梅核仁 大黄 牡丹皮 冬瓜仁 犀角

薏苡仁汤

为咀,用麻油二斤,入铜锅内,煎至黑,滤去粗,入黄丹十二两,再煎,滴水中,捻软硬得

茯苓 山药 牡丹皮 山茱萸 熟地黄 人参 黄

薏苡仁 栝蒌仁 牡丹皮 桃仁 白芍

小腹硬痛,脉迟紧者,瘀血也,宜下之。小腹 痛,脉洪数者,脓成也,宜托之。

痈之为病,诊小腹肿痞坚,按之则痛,或在膀胱左右,其色或赤或白,坚大如掌热,小便欲调,时色色汗出,时复恶寒。

一妇人产后恶露不尽,小腹患痛,服瓜子仁汤,下瘀血而痊。凡瘀血停滞,宜急治之,缓则腐化为脓,最难治疗。若流注骨节,则患骨疽,失治多为败证。

黄蜡 白矾

失笑散用五灵丹 还有蒲黄相更随

一妇人小腹作痛有块,脉芤而涩。以四物汤,加玄胡索、红花、桃仁、牛膝、木香、治之而愈。

已成腹中疼痛,胀满不食,便淋刺痛者,薏苡仁汤主之。腹濡而痛,小腹急胀,时时下脓者,毒未解也,用牡丹皮汤治之。如脓从脐出,腹胀不除,饮食减少,面白神劳,此皆气血俱虚,宜八珍汤加牡丹皮、肉桂、黄
、五味子,敛而补之。如积袭日久,因循不识此症,误作胀病治之,以致毒攻五内,肠胃受伤,或致阴器攻烂,腐靥黑斑,色败无脓,每流污水,腹连阴痛,烦躁不止,身热口干,衾帏多臭,卧房难进者。凡犯之俱为不治证,宜斟酌之。

排脓散

行痛止。遂随前云,治证用之,无不有效,愈知此方之妙用也。

牡丹 甘草 败酱 生姜 茯苓 薏苡人 桔梗 麦门冬 丹参 芍药

脓尚未成也,以大黄汤下之,瘀血出尽而安。

黄 当归 金银花 白芷 穿山甲 防风 连翘 栝蒌
作一剂,用水二钟,煎八分,食前服。或为末,每服二钱,食后蜜汤调下,亦可。

肠痛亦多端,若疼甚者乃肠痈,急宜服内补十全散等药。

加上桃仁病即消 肠痈腹痛自然调

一妇人腹胀,
痛不食,纵小便不利,脉滑数。以太乙膏一服,脓下升许,胀痛顿退;以神效栝蒌散,二剂而全退;更以蜡矾丸及托里药,十数剂而安。

肠痈痛在下腹左右少腹间,以此为异。若红肿见于腹上者,乃肚角痈,亦躯廓之痈,非肠痈也。凡内痈脓未成,皆宜从清导之;已成脓者,必溃脓。胃痈之脓。有呕出于口者,有下溃于肛者。肠痈之脓,有从下而溃于孔肛者,有逆上而溃于脐中者。溃于肛者顺,顺则可生;溃于脐者逆,逆则多死。其下出孔肛者,自可并屎而出,脓尽可冀愈也。

大黄汤

薏苡仁 栝蒌仁 牡丹皮 桃仁 作一剂,水二钟,煎八分

上四味
咀,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分再服。《医心》引《集验方》用冬瓜仁一升。《正宗》薏苡仁汤,治肠痈,腹中疼痛,或胀满不食,小便涩滞,妇人产后多有此病,纵非痈,服之尤效。于本方去瓜瓣,加栝蒌仁、白芍。

一妇人小产,瘀血未尽,劳动之早,小腹内外肿痛月余,大便秘燥,小便涩滞,口燥咽干,烦闷不睡。内医调理其病日重,偶见问之。予曰∶恐内痈也。请视脉数实而有力,此肠痈已成。用薏苡仁汤加大黄一服,下脓数碗,胀痛顿退;外肿坚硬不散,仍
作痛,此欲溃脓从外泄也,以十全大补汤,三服脓胀痛而针之;更服八珍汤加牡丹皮、五味子,月余而敛。

一男子小腹痛而坚硬,小便数,汗时出,脉迟紧。以大黄汤,一剂下瘀血合许;以薏苡仁汤,四剂而安。

脉因证治诸说
问曰∶官羽林妇病,医脉之,何以知妇人肠中有脓,为下之则愈?师曰∶寸口脉滑而数,滑则为实,数则为热,滑则为荣,数则为卫,卫数下降,荣滑上升,荣卫相干,血为浊败,小腹痞坚,小便或涩,或时汗出,或复恶寒,脓为已成,设脉迟紧,聚为瘀血,血下则愈。

大黄 朴硝 牡丹皮 白芥子 桃仁

一男子里急后重,时或下脓胀痛,脉滑数,以排脓散及蜡矾丸而愈。

其如五内生疮,亦止分阴阳利而已,不比外痈,须根据四节八事之次第也。

牡丹皮散

梅仁汤 治肠痈腹痛,大便秘涩。

穿山甲 白僵蚕 白芷 大黄 乳香 没药 五灵脂

初起小腹疼痛,或软或硬,脉芤数者,瘀血也,宜下之。小腹作痛有块,大便秘涩,小便如淋者,宜和而利之。已溃时时下脓,腹痛不止,饮食无味者,宜托而补之。产妇恶露不尽,流注小肠作痛脉数者,宜和而导之。腹胀日久,脐高突出,转侧响如水声,脓内蓄急针之。

蜡矾丸

上甜瓜子一枚,蛇蜕皮一尺,当归一两,锉微炒,以大盏水一盏,煎七分去滓,食前分作二服,前后温服,以利下恶物效。

治产后心腹绞痛欲死,或血迷心窍,不省人事,及寻常腹内瘀血或积血作痛。又妇人血气为病作痛之圣药也,及治男子诸疝疼痛不已者。

附方

肠痈肿结,活者脉浮,殂者脉沉。

一妇人小腹隐痛,大便秘涩腹胀,转侧作水声,脉洪数。以梅仁汤,一剂诸证悉退;以薏苡仁汤,二剂而瘥。

胃痈肠痈之别
胃痈亦生腹内,痛在心下脐上。其有红肿见于胸下者,此躯廓之伏梁痈,非胃痈也。

栝蒌子汤薏苡仁 桃仁丹皮共此呈

一产妇小腹疼痛,小便不利。以薏苡仁汤,二剂痛止;更以四物汤加桃仁、红花,下瘀血升

治肠痈,里急隐痛,大便秘涩,梅仁汤方。

人参 牡丹皮 白芍 茯苓 黄 薏苡仁 桃仁 白芷 当归 川芎 甘草 官桂 木香

下;咳嗽,及喉闭缠喉风,并用新绵裹,置口中含化下;一切风赤眼,捏作小饼,贴太阳穴,以山栀子汤下;打扑伤损外贴,内服橘皮汤下;腰膝痛者,患处贴之,盐汤下;唾血者,桑

一幼妇产后月余,腹中渐痛,肿胀如蛊,内医纷纷认为蛊病,又月余沉重昏愦。彼家已弃不治,请予视童稚疮恙,偶言此,予讨胗之。彼时人虽昏愦不苏,胗之其脉细数有力,此内痈脓病也,犹似不妨。彼家曰∶无生之理。予曰∶腹肿上见而按之,一决其生何如?随视肿皮紧急光亮,脐下大热,此内痈不妨,乃万无一失之病,彼家欢悦。分付先备净桶,用滚汤半桶盖之听用。先以薏苡仁汤加酒炒大黄二钱,徐徐灌服,待腹中觉痛,搭起患者坐桶上,热气熏蒸,其脓下如涌泉,连汤与脓,约共满桶,其患即苏。更服八珍汤加牡丹皮、五味子,调理月余而安。

水二钟,煎八分,食前服。

失笑散
治产后心腹绞痛欲死,或血迷心窍,不知人事,及寻常腹内瘀血,或积血作痛。又妇人气血痛之圣药也,及治疝气疼痛。

肠痈属大肠实火,忌燥热,宜下、苦寒、解毒。

水二钟,煎八分,食前服。或为末,每服二、三钱,食远蜜汤调下亦可。

初治方法 治肠痈汤方。

银花再兼栝蒌等 防风加上效堪推

若脓从大便出者,为直肠痈,可治。若从脐中出者,为盘肠痈,多不治。经云∶肠痈为病不可惊,惊则肠断而死。

已溃时时下脓,里急后重,日夜无度,疼痛不减者重。溃后脓腥臭秽,或流败水浊瘀,虚热更增不食者死。

川芎 归尾 赤芍 苏木 牡丹皮 枳壳 栝蒌仁 桃仁 槟榔

会脓散,治腹中肿毒。

治肠痈腹中疼痛,或胀满不食,小便涩滞,妇人产后多有此病,纵非痈,服之尤效。

生黄栝蒌 粉草末 没药末 乳香末

初起小腹疼痛,小便不利,六脉微缓,不作寒热者轻。已成小腹肿而坚硬,小便数而不利,六脉洪数者险。

上件,用好红酒二大碗,慢火煎至一碗,分作两服,两日服尽,大便顺导恶物妙。若干栝蒌则用两枚。

甘草白芷芎归等 桃仁官桂木香宜

胡公弼曰∶按脐下一寸三分,即肠之屈曲间,大肠左盘,小肠右曲。其生痈也,由冷毒积久,肠浓而不能发越于外,故生于内,外视之无形,重按之痛甚。毒生于左,则左足不能伸;毒生于右,则右足不能伸。生毒之处,肌肤微有皱纹,细观亦觉微肿。

治肠痈溃后,疼痛淋沥不已;或精神减少,饮食无味,面色痿黄,四肢无力,自汗盗汗,睡卧不宁。

水二钟,煨姜三片,大枣二枚,煎八分,食前服。

牡丹皮散芍参 茯苓薏苡牡丹皮

上末,每服五钱,酒服,脓从大便出,幼者用三钱。

产后恶露并瘀血 肠胃停来用此清

肠痈者,肠内生痈也,大肠小肠皆有之。大抵得之不节饮食,不适寒温,或积垢瘀凝,或败血留滞,壅塞不行,久郁化热,久热腐脓,而痈斯成矣。

失笑散

芒硝

栝蒌子汤

神仙蜡矾丸,治肠痈内托神妙。

治肠痈腹濡而痛,只手重按则止,或时时下脓。

末治方法《究原》排脓内补散,治脓痈冷证及痈疽等患。

一妇人小腹肿痛,小便如淋,诊之脉缓而芤。此得之行经时误餐生冷,又兼恼怒,肝火急驳瘀血而成内痈。

人参 当归 浓朴 防风 北梗 白芷 辣桂 黄 甘草
白茯苓上为末,每服三钱,温酒调下。如不饮酒,南木香煎汤下。《得效》加味十奇散,治肺痈已散,于《千金》内补散加乳香、没药。

童良辅子,年十二,患内痈,腹胀脐凸而颇锐。医欲刺脐出脓,其母靳不许,抱子独泣。童驰告翁,邀与俱。

治产后恶露不尽,或经后瘀血停滞肠胃作痛,纵非是痈,服之亦效。

四圣散,治肠痈、痈疽。便毒神效。

排脓散内用黄 白芷芎归山甲宜

中治方法 治肠痈汤方。

栝蒌枳壳桃仁等 槟榔加上大黄随

凡肠痈,其状两耳叶文理甲错,初患腹中苦痛,或绕脐有疮如粟,皮热,便脓血出,似赤白下,不治必死。

水二钟,煎八分,食前并空心服。

难易看法
初起,小腹疼痛,小便不利,六脉微缓,不作寒热者轻。已成,小腹肿而坚硬,小便数而不利,六脉洪数者险。已溃,时时下脓,里急后重,日夜无度,疼痛不减者重,溃后,脓腥臭秽,或流败水,浊瘀虚热,更增不食者死。

一男子小腹胀痛,里急后重,时时下脓,医作痢疾治之愈重,诊之脉芤而数,此小肠痈也。薏苡仁汤一服,下脓升许,随不坠重,更以牡丹皮散六服而安。

及造卧内,见一野僧拥炉炽炭,燃铜筋一二枚烈火中,瞪目视翁曰∶此儿病痈发小肠,苟舍刺脐,无他法。翁喻之曰∶脐,神阙也,针刺所当禁。矧痈舍于内,惟当以汤丸攻之。苟如君言,必杀是子矣。僧怒,趋而出。翁投透脓散一匕,明日脓自气合溃,继以十奇汤下善应膏,凡浃旬瘥。

大黄汤中用朴硝 丹皮白芥不相饶

上六味
咀,如麻豆大,每服五钱匕,水二盏,煎至一盏,去滓温服,以下脓血三两行为度。

上为细末,每服三钱,醋一合,调稠熬数滚,入水一钟,煎七分,食前连药服用。醋为丸,每服二钱,淡醋汤下,治前症亦妙。

肠痈者,由寒温不适,喜怒无度,使邪气与荣卫相干,在于肠内,遇热加之,血气蕴积,结聚成痈,热积不散,血肉腐坏,化而为脓。其病之伏,小腹重而微强,抑之即痛,小便数似淋,时时汗出,复恶寒,其身皮皆甲错,腹皮急如肿状。诊其脉洪数者,已有脓也;其脉迟紧者,未有脓也。甚者腹胀大,转侧闻水声,或绕脐生疮而穿脓出,或脓自脐中出,或大便去脓血,惟宜急治之。又云∶大便脓血,似赤白下而实非者,是肠痈也。卒得肠痈而不晓,治之错者杀人。

茯苓还有黄 辈 姜枣同煎理内伤

一幼妇产后月余,腹中渐痛,肿胀如蛊;内医纷纷认为蛊病,又月余,沉重昏愦,彼家已弃不治。请予视童稚疮恙,偶言此,予讨诊之。彼时人虽昏愦不苏,诊之其脉细数有力,此内痈脓病也,犹似不妨。彼家曰∶无生之理。予曰∶腹肿上见而按之,一决其生何如?随视肿皮,紧急光亮,脐下大热,此内痈不妨,乃万无一失之病。彼家欢悦,分付先备净桶,用滚汤半桶盖之听用。先以薏苡仁汤加酒炒大黄二钱,徐徐灌服,待腹中觉痛,搭起患者坐桶上,热气熏蒸,其脓下如涌泉,连汤与脓,约共满桶,其患即苏。更服八珍汤加牡丹皮、五味子,调理月余而安。

茯苓 山药 牡丹皮 山茱萸 熟地黄 人参 黄

活血散瘀汤赤芍 芎归苏木与丹皮

薏苡仁 桃仁 牡丹皮 栝蒌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