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甫京手机网站id=”hi-104641″>卷六

嘈有虚实真伪,其病总在于胃。《经》云∶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又云∶脾与胃,以膜相连耳,而能为之行其津液。盖脾属阴,主乎血;胃属阳,主乎气。胃易燥,全赖脾阴以和之;脾易湿,必赖胃阳以运之。若脾阴一虚,则胃家饮食游溢之精气,全输于脾,不能稍留津液以自润,则胃过于燥而有火矣。故欲得食以自资,稍迟则嘈愈甚,得食则嘈暂止。失治则延成便闭、三消、噎隔等证。治当补脾阴,养营血,兼补胃阴,甘凉濡润,或稍佐微酸,此乃脾阴之虚,而致胃家之燥也。更有热病之后,胃气虽渐复,津液尚未充,亦有是证,但以饮食调之,可以自愈。此二种,乃为虚嘈证也。所谓实嘈者,年岁壮盛,脾胃生发之气,与肾阳充旺,食易消磨,多食易饥而嘈,得食即止,此非病也,不必服药。以上皆是真嘈证也。所云伪者,因胃有痰火,以致饮食输化不清,证见恶心、吞酸、微烦、眩晕、少寐、似饥非饥,虽饱食亦不能止,此乃痰火为患;治宜清胃,稍佐降痰,苦寒腻滞之药,不宜多用。又有胃阳衰微,积饮内聚,凄凄戚戚,似酸非酸,似辣非辣,饮食减少,此属脾胃阳虚;治宜温通,仿痰饮门治之。此二种,乃似嘈之伪证也。

某 阳升 杂。(阳升)

血虚心 。咽呛。

证治总论

经云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脾气散精。上归于肺。

经云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脾气散精。上归于肺。

俗云心嘈者,误也;心但有烦而无嘈,胃但有嘈而无烦,不可不辨明也。

某 心中烦热。头上汗泄。汗止自安。易 。(心阳热)

麦冬 生地 柏子仁 川斛 茯神 黑 豆皮

五更嘈者,乃思虑伤血所致。

某(氏) 经半月一至。夜
痛。(肝阴虚)

淮小麦 柏子仁 茯神 炙草 南枣 辰砂

嘈杂一证,或作或止,其为病也,腹中空空,若无一物,似饥非饥,似辣非辣,似痛非痛,胸膈懊
,莫可名状。或得食暂止,或食已复嘈,或兼恶心,而渐见胃脘作痛。此证有火嘈,有痰嘈,有酸水浸心而嘈。大抵食已即饥,或虽食不饱者,火嘈也,治宜清火。痰多气滞,似饥非饥,不喜食者,痰嘈也,宜兼化痰。酸水浸心而嘈者,戚戚膨膨,食少无味,此脾气虚寒,水谷不化也,治宜温胃健脾。又有误用消伐等药,脾胃亏损,血少嘈杂者,中虚则烦杂不饥,脾弱则食不运化,此宜专养脾胃。

淮小麦
柏子仁 茯神 炙草 南枣 辰砂

生地 天冬 麦冬 女贞子 生白芍 炙草 茯神 麻仁

嘈杂∶有痰因火动者,脉滑而数;有食郁作热者,脉数而大;有因湿痰者,脉沉而滑;有因气郁者,脉沉而涩。

程(氏) 血虚心 。咽呛。(血虚)

饮食减少。此属脾胃阳虚。治宜温通。仿痰饮门而治之。此二种乃似
之伪症。若夫所云心者误也。心但有烦而无 。胃但有
而无烦。亦不可不辨明之。今先生之法。仅有四案。倘有心之士更能搜采补入。则幸甚。

有因恣食无节,蓄积痰饮,滞于中宫,而为嘈杂者,属于痰也。有因病后,每于夜分,心嘈如饥,殊难容忍者,此阴虚血少,或阳气下陷,阴火沸腾,属于气血虚而有火也。

生地
天冬
麦冬
女贞子
生白芍
炙草 茯神 麻仁

经半月一至。夜 痛。

脉候

生地
阿胶
天冬 茯神 白芍
丹参有虚实真伪。其病总在于胃。

生地 阿胶 天冬 茯神 白芍 丹参有虚实真伪。其病总在于胃。

饮食减少。此属脾胃阳虚。治宜温通。仿痰饮门而治之。此二种乃似
之伪症。若夫所云心者误也。心但有烦而无 。胃但有
而无烦。亦不可不辨明之。今先生之法。仅有四案。倘有心之士更能搜采补入。则幸甚。

又云脾与胃以膜相连耳。又云脾主为胃行其津液者也。由此观之。脾属阴。主乎血。胃属阳。主乎气。胃易燥。全赖脾阴以和之。脾易湿。必赖胃阳以运之。故一阴一阳。互相表里。合冲和之德。而为后天生化之源也。若脾阴一虚。则胃家饮食游溢之精气。全输于脾。不能稍留津液以自润。则胃过于燥而有火矣。故欲得食以自资。稍迟则
杂愈甚。得食则可暂止。若失治则延便闭三消噎膈之症。治当补脾阴。养营血。兼补胃阴。甘凉濡润。或稍佐微酸。此乃脾阴之虚而致胃家之燥也。更有一切热病之后。胃气虽渐复。津液尚未充。亦有是症。此但以饮食调之。可以自愈。此二种。乃为虚
症。所谓实者。年岁壮盛。脾胃生发之气。与肾阳充旺。食易消磨。多食易饥而
。得食即止。此非病也。不必服药。以上皆是真症。所云伪者。因胃有痰火。以致饮食输化不清。或现恶心。吞酸。微烦。眩晕。少寐。似饥非饥。虽饱食亦不能止。此乃痰火为患。治宜清胃。稍佐降痰。苦寒及腻滞之药。不宜多用。又有胃阳衰微。以致积饮内聚。水气泛溢。似有凌心之状。凄凄戚戚。似酸非酸。似辣非辣。

麦冬(三钱)
生地(二钱) 柏子仁(一钱) 川斛(三钱) 茯神(三钱) 黑 豆皮(三钱)

心中烦热。头上汗泄。汗止自安。易 。

又云脾与胃以膜相连耳。又云脾主为胃行其津液者也。由此观之。脾属阴。主乎血。胃属阳。主乎气。胃易燥。全赖脾阴以和之。脾易湿。必赖胃阳以运之。故一阴一阳。互相表里。合冲和之德。而为后天生化之源也。若脾阴一虚。则胃家饮食游溢之精气。全输于脾。不能稍留津液以自润。则胃过于燥而有火矣。故欲得食以自资。稍迟则
杂愈甚。得食则可暂止。若失治则延便闭三消噎膈之症。治当补脾阴。养营血。兼补胃阴。甘凉濡润。或稍佐微酸。此乃脾阴之虚而致胃家之燥也。更有一切热病之后。胃气虽渐复。津液尚未充。亦有是症。此但以饮食调之。可以自愈。此二种。乃为虚
症。所谓实者。年岁壮盛。脾胃生发之气。与肾阳充旺。食易消磨。多食易饥而
。得食即止。此非病也。不必服药。以上皆是真症。所云伪者。因胃有痰火。以致饮食输化不清。或现恶心。吞酸。微烦。眩晕。少寐。似饥非饥。虽饱食亦不能止。此乃痰火为患。治宜清胃。稍佐降痰。苦寒及腻滞之药。不宜多用。又有胃阳衰微。以致积饮内聚。水气泛溢。似有凌心之状。凄凄戚戚。似酸非酸。似辣非辣。

阳升 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