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甫京娱乐appid=”hi-99511″>17.答严××代友问痰饮治法

详观来案,知此证乃寒饮结胸之甚者。拙拟理饮汤,原为治此证的方,特其药味与分量宜稍为更改耳。

原问:

今拟一方于下,以备采择。方用生箭
一两,干姜八钱,于术四钱,桂枝尖、茯苓片、炙甘草各三钱,浓朴、陈皮各二钱,煎汤服。方中之义∶用黄
以补胸中大气,大气壮旺,自能运化水饮,仲景所谓“大气一转,其气乃散”也,而黄
协同干姜、桂枝,又能补助心肺之阳,使心肺阳足,如日丽中天,阴霾自开;更用白术、茯苓以理脾之湿,浓朴、陈皮以通胃之气,气顺湿消,痰饮自除;用炙甘草者,取其至甘之味,能调干姜之辛辣,而干姜得甘草,且能逗留其热力,使之绵长,并能缓和其热力,使不猛烈也。

敝友患寒饮喘嗽,照方治疗未效。据其自述病因,自二十六岁六月遭兵燹,困山泽中,绝饮食五日夜,归家急汲井水一小桶饮之,至二十一岁六月,遂发大喘。一日夜后,饮二陈汤加干姜、细辛、五味渐安。从此痰饮喘嗽,成为痼疾。所服之药,大燥大热则可,凉剂点滴不敢下咽。若误服之,即胸气急而喘作,须咳出极多水饮方止。小便一点钟五六次,如白水。若无喘,小便亦照常。饮食无论肉味菜蔬,俱要燥热之品。粥汤、菜汤概不敢饮。其病情喜燥热而恶冷湿如此。其病状暑天稍安,每至霜降后朝朝发喘,必届巳时吐出痰饮若干,始稍定。或饮极滚之汤,亦能咳出痰饮数口,胸膈略宽舒。迄今二十六七载矣。近用黎芦散吐法及十枣汤等下法,皆出痰饮数升,证仍如故。《金匮》痰饮篇及寒水所关等剂,服过数十次,证亦如故。想此证既能延岁月,必有疗法,乞先生赐以良方,果能祛病根,感佩当无既也。又《衷中参西录》载有服生硫磺法,未审日本硫磺可服否?


饮停中脘,脘腹鸣响,攻撑作痛。大便坚结如栗,但能嗳气、不能矢气,是胃失下行,而气但上逆也。和胃降逆、逐水蠲饮治之。

∶此方即《金匮》苓桂术甘汤,加黄
、干姜、浓朴、陈皮,亦即拙拟之理饮汤去芍药也。原方之用芍药者,因寒饮之证,有迫其真阳外越,周身作灼,或激其真阳上窜,目眩耳聋者,芍药酸敛苦降之性,能收敛上窜外越之元阳归根也。

答:

半夏 淡干姜 陈皮 茯苓 泽泻 白芍 旋复花 代赭石 甘遂 川椒 焦六曲

此病原无此证,故不用白芍。至黄
在原方中,原以痰饮既开、自觉气不足者加之。兹则开始即重用黄
者,诚以寒饮固结二十余年,非有黄 之大力者,不能斡旋诸药以成功也。

详观来案,知此证乃寒饮结胸之甚者。拙拟理饮汤,愿为治此证的方,特其药味与分量稍为变更耳。今拟一方于下,以备采择。方用生箭芪一两,干姜八钱,于术四钱,桂枝尖、茯苓片、炙甘草各三钱,厚朴、陈皮各二钱,煎汤服。方中之义:用黄芪补胸中大气,大气壮旺,自能运化水饮,仲景所谓“大气一转,其气(指水饮之气)乃散”也,而黄芪协同干姜、桂枝,又能补助心肺之阳,使心肺阳足,如日丽中天,阴霾自开;更用白术、茯苓以理脾之湿,厚朴、陈皮以通胃之气,气顺湿消,痰饮自除;用炙甘草者,取其至甘之味,能调干姜之辛辣,而干姜得甘草,且能逗留其热力,使之绵长,并能缓和其热力,使不猛烈也。

又按∶此方大能补助上焦之阳分,而人之元阳,其根柢实在于下,若更兼服生硫黄,以培下焦之阳,则奏效更速。所言东硫黄亦可用,须择其纯黄者方无杂质,惟其热力减少,不如中硫黄耳。其用量,初次可服细末一钱,不觉热则渐渐加多。一日之极量,可至半两,然须分四五次服下。不必与汤药同时服,或先或后均可。

按:此方即《金匮》苓桂术甘汤,加黄芪、干姜、厚朴、陈皮,亦即拙拟之理饮汤去芍药也。原方之用芍药者,因寒饮之证,有迫真阳外越,周身作灼,或激其真阳上窜,目眩耳聋者,芍药酸敛苦降之性,能收敛上窜外越之元阳归根也(然必与湿补之药同用方有此效)。此病原无此证,故不用白芍。至黄芪在原方中,原以痰饮即开、自觉气不足者加之。兹则开始即重用黄芪者,诚以寒饮固结二十年,非有黄芪之大力者,不能斡旋诸药以成功也。


肛有漏疡,阴津先损于下。兼以嗜酒,湿热又盛于中。继因劳碌感寒,寒入肺经,与胸中素盛之痰湿相合,咳嗽,呕吐清水,而成痰饮为患。仍饮烧酒祛寒,宜其血溢矣。况内热脉数,阴津亦亏。欲蠲痰饮,恐温则劫其阴;欲除内热,恐清则加其咳。宜和胃降气。

敝友患寒饮喘嗽,照方治疗未效。据其自述病因,自二十岁六月遭兵燹,困山泽中,绝饮食五日夜,归家急汲井水一小桶饮之,至二十一岁六月,遂发大喘。一日夜后,饮二陈汤加干姜、细辛、五味渐安。从此痰饮喘嗽,成为痼疾。所服之药,大燥大热则可,凉剂点滴不敢下咽。若误服之,即胸气急而喘作,须咳出极多水饮方止。小便一点钟五六次,如白水。若无喘,小便亦照常。饮食无论肉味菜蔬,俱要燥热之品。粥汤、菜汤概不敢饮。其病情喜燥热而恶冷湿者如此。其病状暑天稍安,每至霜降后朝朝发喘,必届巳时吐出痰饮若干,始稍定。或饮极滚之汤,亦能咳出痰饮数口,胸膈略宽舒。迄今二十六七载矣。近用黎芦散吐法及十枣汤等下法,皆出痰饮数升,证仍如故。《金匮》痰饮篇及寒水所关等剂,服过数十次,证亦如故。想此证既能延岁月,必有疗法,乞先生赐以良方,果能祓除病根,感佩当无既也。又《衷中参西录》载有服生硫黄法,未审日本硫黄可服否?

又按:此方大能补助上焦之阳分,而人之元阳,其根实在于下,若更兼服生硫磺,以培下焦之阳,则奏效更速。所言东硫磺亦可用,须择其纯黄者方无杂质,惟其热力减少,不如中硫磺耳。其用量,初次可服细末一钱,不觉热则渐渐加多。一日之极量,可至半两,然须分四五次服下。不必与汤药同时服,或先或后均可。

生苡仁紫菀 白扁豆 茯苓 款冬花 川贝母 郁金 杏仁 蛤壳 十大功劳

服药愈后谢函∶接函教,蒙授妙方,治疗敝友奇异之宿病,连服四五剂,呼吸即觉顺适。后又照方服七八剂,寒饮消除,喘证全愈。

服药愈后谢函:


阴虚痰饮,逢暑既不可温,又不可清。舌苔粘腻,当和中化痰,兼以摄纳肾气。

接函教,蒙授妙方,治疗敝友奇异之宿病,连服四五剂,呼吸即觉顺适。后又照方服七八剂,寒饮消除,喘证全愈。

二陈汤加杏仁。肾气丸一钱,都气丸二钱,相和,开水下。

【来源】盐山·张锡纯着《医学衷中参西录》

渊按,暑天何尝不可用温?惟痰饮见吐血,以为阴虚,不敢温耳。其实血从烧酒伤胃而来,尚非真正阴虚。


咳呕清水,痰饮之病。脉细数,内热,阴虚之候。治痰饮宜温,治阴虚宜滋,药适相背。肝肾为子母,不妨补母以益子;而胃土又为肺金之母,又当和胃以化痰。拟滋燥兼行,仿东垣法而不碍。

大熟地 冬术 阿胶 五味子 淡干姜 泽泻 茯苓 半夏 肾气丸


痰饮咳嗽,脾胃两亏。柯氏云∶脾肾为生痰之源,肺胃为贮痰之器。近增气急,不得右卧,右卧则咳剧,肺亦伤矣。素患肛门漏疡,迩来粪后有血,脾肾亏矣。幸胃纳尚可,议从肺脾肾三经合治。然年近六旬,爱养为要,否则虑延损症。

熟地 半夏 陈皮 五味子 川贝母 阿胶 炮姜炭 冬术 归身炭 款冬花

此金水六君煎合黑地黄丸,加阿胶、款冬、川贝三味,补金水土三虚,上能化痰,下能止血。虽有炮姜,勿嫌温燥,有五味以摄之。


饥饱劳碌则伤胃,寒痰凝聚,气血稽留,阻于胃络,而胃脘胀痛,呕吐粘痰,殆无虚日。倘不加谨,恐成胀满。

异功散去甘草,加炮姜、熟附子、良姜、蔻仁。

又 温胃化痰,从理中、二陈、平胃三方化裁。

六君子合附子理中,加川朴。


寒积中焦,胃阳不布,痰饮窃踞。为胀为痛,为吐为哕。法当温运中阳。但病根日久,必耐服药乃效。

六君子合附子理中去草,加川椒、白蔻仁。


中虚非补不运,寒饮非温不化。益火生土,通阳蠲饮,苓桂术甘汤主之。附子理中汤亦主之。

苓桂术甘汤合附子理中去草,加半夏、陈皮、蔻仁。


病有常经,方有定法。药已见效,无事更张。袁诗云∶莫嫌海角天涯远,但肯扬鞭有到时。

附子理中合二陈汤,加老生姜,老桂木。

渊按∶倜傥风流,足征读书功夫。

痰饮伏于胸中,遇寒则咳而喘,心嘈气塞,头眩腰
。年逾五旬,天癸当去而不去,是气虚不能摄血也。夫气本属阳,阳气日衰,痰饮日盛。法当通阳气以祛水饮之寒。仲景云∶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是也。

二陈合苓桂术甘,加款冬、杏仁、蛤壳、沉香。朝服都气丸二钱,肾气丸一钱,开水送下。


痰饮咳喘,脘中胀满,时或微痛。虽肺胃肾三经同病,而法当责重于脾。盖脾得运而气化,则痰饮有行动之机也。

半夏 陈皮 泽泻 茯苓 杏仁 川朴 补故纸 干姜 胡桃肉

渊按∶痰饮病轻则治肺脾,重则治肾。数方皆治饮正轨。


痰饮停于心下,上则喘咳,下则脘胀。多由清阳失旷,痰浊内阻。转胸中之阳以安肺,运脾中之阳以和胃,咳喘与胀满当松。

栝蒌皮 茯苓 陈皮 薤白头 川朴 半夏 干姜 泽泻 枳实


痰饮久留于肺胃,或咳,或喘,或胀满,皆痰气之为病也。化胃中之痰宜苓、半,化肺中之痰宜橘、贝,从此扩充以立方。

茯苓 橘红 桂枝 紫菀 白术 半夏 川贝 炙甘草 杏仁 蛤壳


阅病原,知由痰饮久留,肺脾肾三脏交伤,下则肾虚不能纳气,中则脾虚不能运气,上则肺伤不能降气。由是咳喘不得卧,肢肿腹膨,神气疲惫,虚亦甚矣。治上无益,当治中下。

大熟地 五味子 补故纸 牛膝 蛤壳 沙苑子 紫石英 怀山药 麦冬 茯苓

黑锡丹,每朝服三钱,淡盐汤送下。

渊按∶治下固是,然五味无干姜、熟地,牛膝无肉桂,肺肾之气仍不能纳降。赖有黑锡丹主持,可以取效。

悬饮踞于胁下,疼痛,呕吐清水。用仲景法。

芫花 甘遂 大戟 吴茱萸 白芥子

将河水两大碗,入上药五味,煎至浓汁一碗,去渣,然后入大枣五十枚,煮烂,俟干。每朝食大枣五枚。

渊按∶此五饮之一,乃实证也。用之得当,其效如神。


寒入肺底,咳喘而呕,水饮停于心下也。腰胁痛而经停,肝肾已虚。拟开上、温中、补下。

麻黄 细辛 淡干姜 五味子 茯苓 陈皮 杏仁 炙甘草 大熟地 半夏 沉香 枇杷叶


痰饮咳呕清水,而致停经发热,带下淋漓,营阴虚而肝肾亏矣。脘中胀满,大便偶利则胀觉松,仍是饮邪见症。夫痰饮宜温宜化,而阴虚宜补宜清。所虑热久停经,恐成干血劳损。

半夏 陈皮 茯苓 生地 干姜 沙苑子 白芍 当归 川芎 款冬花

渊按∶经停发热,未必即属虚证;惟带下过多,营液虚矣。脘胀便通则松,乃肺脾气分不化也。


痰饮咳嗽,朝晨必吐清水。本拟温药以化之,但时当酷暑,兼有臂痛,且以和胃化痰。

半夏 陈皮 茯苓 款冬花 苏子 杏仁 莱菔子 白芥子

指迷茯苓丸。每朝服三钱,开水送下。

寒咳交冬则发,兼以颈项强急不舒。

大熟地 川贝 党参 陈皮 茯苓 款冬花 制首乌 苡仁 五味子 杏仁霜 归身 胡桃肉

上药共为细末,炼蜜丸,每朝三钱,开水送下。


脉弦迟,脐以上连胃脘胀痛,此有寒饮。《脉经》云∶迟则为寒。仲景云∶口不渴而脉双弦者,饮也。

香砂六君汤去草,加炮姜、神曲、干姜。


当脐腹痛,痛则气塞胸中,气嗳不得语,脉弦大而迟。此胃中阳气不足,而有寒饮也。当以温药通之。

照前方去神曲,加香附、川熟附。


阴虚挟痰饮为病。痰饮内留,故咳嗽背寒,心胸着冷则痛。阴虚,故内热也。金水六君煎加减治之。

大熟地 半夏 陈皮 沉香 蛤壳 款冬花 苏子 杏仁 沙参 茯苓


头眩心悸,脉沉弦者,饮也。病发则呕吐酸水,满背气攻作痛,得嗳则痛松,此浊阴之气上攻阳位。当以温药和之。

熟附子 桂木 半夏 陈皮 冬术 川椒 茯苓 沉香


中气不足,湿化为痰,气逆不降,喘息不安,夜重于昼。脉象弦滑,滑主痰饮,痰饮属阴,故病甚于夜也。拟降气化痰,兼扶中气。

半夏 苏子 陈皮 茯苓 前胡 旋复花 神曲 竹茹 雪羹 枇杷叶


夫邪之所凑,其气必虚,留而不去,其病则实。留饮久踞不去,亦由中气之虚。欲逐其饮,先补其中。丹溪云∶补完胃气而后下之为当。兹议先补中气一法。

六君子汤去甘草,加干姜。

又 甘遂半夏汤,用甘遂五分。

又 照前方用甘遂七分。

又 照前方用甘遂一钱。

虽大便仍未泻,而腹中已觉甚安,即停。药三日。


春脉当弦而反微,是肝虚也。肝虚魂不藏,夜不得寐,昼日当寤而反寐,是胃虚也。胃为两阳合明之腑,胃虚则阳气失明,故昼日反寐。补肝之虚以藏魂,益胃之虚以补气。

生熟枣仁 茯神 新会白 党参 半夏 生熟谷芽 秫米 白芍 炙甘草

渊按∶此等方案在古人亦不可多得。


水饮去后,中气大虚,胃液枯涸,难为力矣。夫中气大亏,非建中不可,而胃阴枯涸,非养胃阴又不可,然则黄
建中但补中气而不能养其胃阴,仍非计之善也。今拟十全大补阴阳气血双调,加入麦、夏、苁、附,即十四味建中法,并建其脾中肾中之阴阳,或者其有济乎!

人参须 黄 大熟地 川芎 茯苓 半夏 白芍 苁蓉 炙甘草 麦冬 冬术 归身 金橘饼


肝虚无直补之法,补肾即所以补肝;中虚有兼补之方,补火而更能生土。前投十四味建中,两建其脾中肾中之阴阳。证既大虚,药宜加峻。虚能受补,便是生机。

人参须 党参 黄 炙甘草 大熟地 肉桂 麦冬 归身 冬术 枸杞子 半夏 茯苓 枣仁
山萸肉 苁蓉


痰饮久留,咳喘不已。痰多粘腻,脾肾两亏。脾虚则痰不化而食减,肾虚则阳气衰而水泛,以致腹满足肿面浮,病成溢饮。《金匮》云∶病溢饮者,当发其汗,小青龙汤主之。然脉细阳衰,便难液涸,肾气久虚,何堪更投发泄耗阴伤阳之剂!拟进附子都气丸,裁去熟地者,以其痰多痞塞也。

淡苁蓉 枸杞子 茯苓 泽泻 半夏 五味子 制附子 牛膝炭 胡桃肉


风邪久恋肺中,寒饮停留胃脘。风能化热,咳久伤阴。积饮生痰,胃阳失布。肺之子,肾也。

胃之妻,脾也。肺伤肾亦亏,胃虚脾亦弱。脾弱故便泄,肾亏故左尺脉弦而大也。咳将一载,虽曾吐血,而时呕清水,其为寒饮无疑。今从饮门例治。

大熟地 麦冬 生苡仁 五味子 陈皮 焦六曲 茯苓 半夏 干姜 紫石英 细辛 沉香

喘咳多年,近加咳呛,形消肉瘦,正阴大亏。虽有痰浊,法当补纳。

大熟地 党参 半夏 陈皮 牛膝 款冬花 麦冬 茯苓 紫石英 五味子 胡桃肉

痰饮流落心中,心痛彻背,大便干燥,饮食哽嗌。肠胃液枯,法当温润。

淡苁蓉 麦冬 茯苓 桂木 薤白头 枸杞子 半夏 陈皮 栝蒌霜 白蔻仁

渊按∶积饮久而伤胃,将成噎膈。桂、蒌、薤白治痰饮,亦可治噎膈。盖二证皆上中焦阳微不化所致。


寒痰留于胃,则脘痛而吐清水;入于肺,则咳嗽而多白沫。宜仿小青龙法,辛温开达上焦。

淡干姜 茯苓 白芍 细辛 橘红 桂枝 半夏 五味子 款冬花 杏仁


嗜酒多湿,湿蕴生痰。体质阴虚,烦劳伤气。去冬咳嗽,须微带血,行动气升,至今不愈。

诊脉虚小,恐加喘急。兹以金水六君煎加味。

大熟地 半夏 陈皮 茯苓 款冬花 杏仁 蛤壳 五味子 麦冬 胡桃肉

另∶金水六君丸,每朝服三钱,淡盐花汤送下。

痰饮停胸,清阳失旷,咳嗽眩悸,与苓桂术甘汤加味。

茯苓 桂枝 白术 炙甘草 紫石英 五味子 陈皮 半夏 蛤壳 胡桃肉


向有心痛呕吐之病,得食则安,明系中虚而有痰饮伏留于心下也。上年春季,头痛寒热,从此咳嗽喉有痰声。当时设遇明眼,用小青龙发汗散水,表邪与痰饮悉解,何至淹缠不愈耶!迨至酷暑,邪郁化热,咳嗽带臭,肺气受伤。交白露节,秋金得令,肺气清肃而后渐愈。至冬阳气少藏,其咳复作。交春入夏,咳频不已,病延一载有余。诊脉双弦,形肉瘦削,口不干渴,身不发热,头眩心悸,肝肾之阴已虚,脾胃之气亦弱,痰饮恋而未化,自浅及于深矣。昔贤谓外饮治脾肺,内饮治肾。今自外而至于内,从肺脾肾三经立法,前后绾照,以冀各得其所。

款冬花 苏子 杏仁 川贝 茯苓 陈皮 半夏 干姜 大熟地 炙甘草 牛膝 蛤壳 马兜铃
姜汁 胡桃肉 枇杷叶

渊按∶外饮治肺脾,非杏、贝等清润之药可治,当求之于《金匮》。想病已棘手,方药错杂,有不得不然耳。


痰饮伏于胸中,咳嗽喘促。其标在肺,其本在肾。此症本虚未甚,标实有痰,法当两顾。

大熟地 茯苓 蛤壳 川贝 牛膝 半夏 陈皮 杏仁 桑白皮 枇杷叶


仲景云∶风舍于肺,其人则咳。又云∶胸中有留饮,背寒冷如掌大。此症是也。

麻黄 桑白皮 象贝 橘红 黄芩 杏仁 半夏 生甘草 茯苓 款冬花

痰饮 咳嗽,饱则安,饥则甚,乃胃虚也。

炙甘草 冬术 陈皮 白芍 玉竹 茯苓 杏仁 桔梗


胃有寒侵,肺有寒侵,两寒相得饮邪停,咳而喘呕为痰饮。气亦宜平,痰亦宜平,病痰饮者药宜温,仲师方法细详审。

二陈汤加老桂木、吴茱萸、川椒、苡仁、生姜。

干咳阴虚痰火盛,丹溪方法主生津。此由脘痛兼痰饮,烟体须当温化遵。

苁蓉 枸杞子 制半夏 茯苓 陈皮 水红花子 白蛳螺壳 白蜜 姜汁


烟体阴虚,兼夹痰饮。干咳无痰,脘痛微闷。前方咸降,兼以温润。咳虽稍缓,痰仍内蕴。唇燥舌腻,原方加味。

苁蓉 枸杞子 旋复花 半夏 茯苓 陈皮 白蛳螺壳 海参 姜汁 地栗汁

渊按∶海参入煎剂,乃叶氏之作俑也。脘痛胸闷,明系痰饮,体虽阴虚,仍不相宜。


宗台先生认此症为痰饮,卓识超群,曷胜佩服。窃思痰饮久踞,中土必受其戕,而脏气互伤,穷究必归于肾。肾为五脏之根,土为万物之本。脾土弱则清阳失旷,而气化无权;肾水亏则真阳失藏,而源泉消涸。夫以痰饮之病,久卧不起于床,加以寒热神疲,其为水土俱败明矣。节届春分,木旺阳升之候。木旺则土益弱,阳升则水益亏。清明节后百花齐放,将奈之何?为今之计,崇脾上而转旋清阳,以治其中;补肾水而蛰藏真阳,以治其下。守过清明,若得病情安稳,有减无增,或者其克济乎!

苓桂术甘合二陈,上午煎服。金匮肾气丸三钱,暮服。


寒饮伏留于胃脘,清阳失旷于心胸。脘中微痛,腰背牵掣觉酸,时吐清水,与苓桂术甘汤清胸中之阳气,理中汤理脾中之阳气,阳气复则胃脘之寒饮自化矣。

照二方加陈皮、砂仁、半夏。


前方通胸中脾中之阳,此方兼通肾中之阳。阳气得通,三焦气机自畅,胃中寒饮自化矣。

照前方加清和丸。


腹满,口舌干燥。仲景云∶肠间必有水气。渴欲饮水,水入即吐,名曰水逆。食已即吐,名曰格塞。今兼此三者,是寒饮水气伏留于肠胃也。病已四五年,非一日可去。即宗仲景法汇集而加减之。

防己 赤苓 川椒目 泽泻 川连 大腹皮 桂木 焦白术 干姜 猪苓 半夏 白蔻仁


水停心下则悸,气郁胸中则痛,痛甚则痞塞而吐白沫,得食则宽。此中虚夹痰饮为患也。

六君子汤加川朴、干姜、桂木、沉香。


心胸觉冷,经事数月一来,食入则腹中胀痛,寒痰气郁凝滞不通。当以辛温宣畅,遵熟料五积意。

半夏 桂枝 茯苓 苍术 白芍 川芎 川朴 当归身 丹参 炙甘草 陈皮 枳壳 高良姜


苦辛温通之剂,而能调经散痞,用之而效,益信古人言不妄发,法不虚立,在用者何如耳。

前方去良姜,加茺蔚子、砂仁。


阳微浊聚于胃,寒饮窃踞中宫。脘痛连胁,腹鸣漉漉。法当转运中阳,以却寒饮。

旋复花 干姜 半夏 茯苓 泽泻 陈皮 水红花子 白蛳螺壳 生姜


脘胁之痛虽除,脾胃之气大惫。面浮足肿,土衰水泛,脉细少神,虑其腹满。急宜温补中阳以消水湿,又当自知节爱为上。

六君子汤去草,加炮姜、熟附子、神曲。另金匮肾气丸朝暮各服一钱五分。


肾中之元阳不足,胆中之火用不宣。痰饮伏留于心下,故心胸如盆大一块,常觉板痛,背亦常寒。三四年来每交子后则气喘,乃阳气当至而不至,痰饮阻遏,阳微阴胜故也。天明则阳气张,故喘平。至心悸咳嗽,易于惊恐,属阴邪窃踞胸中为病。其常若伤风之状者,卫外之阳亦虚也。图治之法,当祛寒饮而逐阴邪,斡旋阳气,如离照当空,阴邪尽扫。用仲景苓桂术甘汤,先通其胸中之阳气,再议。

茯苓 冬术 党参 甘草 桂木 半夏 干姜 补故纸 紫石英 陈皮 胡桃肉 白蛳螺壳


病已两月,先呕而后咳,多吐清涎,口不渴,心胸痛而痞闷,此痰饮停于心下也。虽微有寒热,并非外感风邪。当从胸痹痰饮门中求之。

半夏 茯苓 栝蒌皮 橘红 杏仁 生姜

渊按∶仲景治胸痹用蒌皮须同薤白,治痰饮须同桂枝,否则不效。盖胸脘之阳不化,饮痹皆不去耳。


背筋常冷,胸腹有块,时吐酸水。此寒痰阻于胃而太阳之气不宣,温之通之。

苏梗 桂枝 陈皮 茯苓 半夏 制附子 川椒 老生姜

仁渊曰∶《内经》无痰饮证,并无痰字。痰饮之病,始于仲景,详于《金匮》。其论痰饮有四,曰痰饮,悬饮,支饮,溢饮。《千金》有五饮丸,治留饮,痰饮,溢饮,流饮,
饮。明·李时珍即《金匮》四饮加伏饮为五饮。古人以胸胃肠间有水饮内积,即名曰饮。不必尽有咳嗽也。今人以咳嗽气逆,倚息不得卧,名之曰痰饮,乃《金匮》之支饮也。其余或已更名,如脘痛吐酸,即古之悬饮也。饮水不化,不得汗出,身体疼重浮肿,古之溢饮也。去古渐远,其名遂更。夫五饮之生,总由肺脾阳虚,致水饮入胃不能布化通调,停蓄胃肠之间,遂生种种病情。射肺则咳,凌心则悸,犯肝则胁痛眩冒,入肾则喘逆,侮脾则胀满痞闷,皆中上阳气不能布化之过也。然肺脾之阳虽虚,肾中之阳尚旺,其病犹可支持,故痰饮病有积延岁月而不死者。如此篇亦以咳嗽气逆为痰饮,然即以咳嗽气逆而论,其因多端,未必尽属痰饮也。大抵痰饮咳嗽,其痰多沫,其气多逆,其脉多弦、多滑,其心多悸荡,其头多眩冒,其表畏寒,冬发夏愈,其口不渴,其舌苔多白,此痰饮咳嗽之状也。治法,《金匮》要言不繁曰∶须以温药和之。盖无论何饮,化其中上焦之阳气为先,而肾气丸一方,即开后人内饮治肾之门。故后人有外饮治肺脾,内饮治肝肾之说。盖饮邪久延,穷而伤肾,肾阳虚而肾气上奔,非温纳补摄不效。后贤之人参蛤蚧,黑锡丹,天真丸等,都从肾气丸得来,为温纳肾气之法。若得病之由,或冒冷雨,或卧而受凉,或过饮伤其肺脾,非一端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