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成人精神障碍调查结果”出炉,精神疾病可能成为第三大疾病

图片 8

首个全国性精神障碍流行病学调查的参与者详解调查经过,并指出,大众对精神障碍的认知已有所提高,但仍然不足,前往精神科就诊的比例偏低,焦虑、抑郁障碍治疗率偏低

图片 1

4月18日上午,由《中国心理卫生杂志》社和《生命时报》社共同主办的“中国精神卫生调查成果高峰论坛”在北京成功举办。

北京大学第六医院精神卫生研究所教授黄悦勤表示,随着现代人生活方式的改变,焦虑障碍及抑郁障碍在人群中的患病率均有所增加,但大众对精神障碍仍有误解和耻感,急需破除。

首次全国性精神障碍流行病学调查负责人黄悦勤。图/受访者提供

图片 2

精神障碍患病率不断上升,咨询率及治疗率仍然偏低。北京大学第六医院精神卫生研究所教授黄悦勤在近期接受财新记者专访时表示,随着现代人生活方式的改变,焦虑障碍及抑郁障碍在人群中的患病率均有所增加,但大众对精神障碍仍有误解和耻感,急需破除。

本刊记者/李明子

4月18日,参与论坛嘉宾在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楼合影

黄悦勤曾牵头中国精神障碍疾病负担及卫生服务利用的研究,该调查始于2012年,由原卫生部及科技部资助立项。全国31省共计32552人参与该调查,年龄均在18岁以上。在此之前,中国没有覆盖全国范围的精神疾病患病率统计调查。

4月18日,“中国精神卫生调查成果高峰论坛”发布了首次全国性精神障碍流行病学调查结果,中国成人任意一种精神障碍的终身患病率是16.57%,从病种来看,焦虑障碍患病率最高,12个月患病率为4.98%。

论坛上,研究负责人黄悦勤教授详细解读了“中国精神卫生调查”的主要成果,来自国内精神卫生领域的权威专家就此结果展开深入讨论,积极建言献策。

调查结果于今年2月发表在医学期刊《柳叶刀-精神病学》上。结果显示,中国成人精神障碍12月患病率为9.32%,高于此前多个大样本流调结果。其中,焦虑障碍、抑郁障碍最常见。

广为人知的抑郁症是心境障碍的一种,后者患病率为4.06%,仅次于焦虑障碍,排名第二,其余依次为酒精药物使用障碍、间隙暴发性障碍、精神分裂症及其他精神病性障碍等;此外,65岁及以上老年期痴呆患病率为5.56%。

受访专家

很多人不能理解,以为精神障碍就是疯打疯闹,其实睡不着觉、长期不高兴、人际关系差,都可能是精神障碍的表现。黄悦勤告诉财新记者,与上世纪8、90年代的流调结果相比,中国焦虑障碍和抑郁障碍患病率有明显上升,这一方面是由于诊断标准和调查方法的调整,另一方面则与现代人生活方式改变有关。

“不同于以往的地区性调查,此次调查范围更全面、结果更权威、数据更可信。”
该研究负责人、北京大学第六医院社会精神病学与行为医学研究室主任黄悦勤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此次流调全称为“中国精神障碍疾病负担及卫生服务利用的研究”,简称“中国精神卫生调查”,历时三年(2013~2015年),涉及焦虑障碍等七大类36小类精神障碍,在中国31个省市自治区抽选18岁以上、社区常住6个月以上的居民,实际样本量达到32552人,应答率为84.3%。

黄悦勤,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第六医院社会精神病学与行为医学研究室主任,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副主席,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危机干预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人本是日行动物,都应该白天活动、日落而息,现在晚上也要干活,生物节律就乱了,工作节奏、压力随之而来,就会带来情绪问题。黄悦勤说。

图片 3

“全国成人精神障碍抽样调查结果”出炉。今年2月18日,国际着名医学期刊《柳叶刀·精神病学》在线发表了北京大学第六医院社会精神病学与行为医学研究室主任黄悦勤教授团队“中国精神卫生调查”的第一批主要结果,该研究是中国首次全国性精神障碍流行病学调查。

但相较于其他发达国家,中国精神障碍患者的咨询率及治疗率明显偏低。黄悦勤曾在中华医学会第十五次全国精神医学学术会议上披露,精神障碍终生患者的咨询率及治疗率分别为15.29%及13.55%,其中,精神分裂症治疗率超过50%,焦虑障碍及心境障碍治疗率均在10%上下,其余精神障碍治疗率均不足3%。该数据尚未发表在《柳叶刀-精神病学》杂志。

志愿者在进行问卷调查

图片 4

黄悦勤告诉财新记者,和她刚工作时相比,大众目前对精神障碍的认知已有所提高,但仍然不足,具体表现为对精神障碍仍存耻感,以及在出现躯体不适时,前往精神科就诊的比例偏低,比如有种病叫惊恐发作,患者感觉自己好像要死了,心不跳了,就去急诊了,去精神科看的是0,都是先去综合医院急诊看的。

调查对受访者过去30天、12个月和有生以来的患病情况进行回顾。30天较短,往往不到一个病程标准,年纪较大的受访者回顾早年患病经历容易出现偏差,大多数受访者都能顺利完成对以往12个月患病经历的回顾(本文将“12个月患病率”简称为“患病率”)。

黄悦勤介绍,不同于以往的地区性调查,此次调查范围更全面、结果更权威、数据更可信。

黄悦勤认为,专业人员及非专业人员都应加强宣传教育,非精神科医务人员应对患者提出合适的转诊建议,同时应减少非专业人员对精神障碍疾病的耻感,做到早诊断、早治疗。

调查依据的是当时最先进的《国际疾病分类》第十版,采用结构化的精神科诊断性访谈工具,问卷有5700余个变量,用A4纸打印出来有1.3厘米厚。据黄悦勤介绍,当时在全国招募了1000多名高中以上学历的志愿者做询问员,培训一周后,严格按照访谈标准进行询问,每个问题只能重复一遍,连询问时的重音都要保持一致。

据悉,历时3年(2013-2015年)的“中国精神障碍疾病负担及卫生服务利用的研究”(简称“中国精神卫生调查”),是卫计委和科技部共同资助的科研项目,于2012年立项,调查对象包括我国31个省市自治区18岁以上社区常住6个月以上的居民,实际样本量达到32552人,应答率为84.3%。

黄悦勤:我们一共调查了7大类里36种精神障碍。总共用了3种研究工具,一种是问卷形式的CIDI,除了精神分裂症和老年期痴呆不能用这个问卷调查,其他都用这个工具。因为精神分裂症患者会乱答,我们就用了另外一套工具SCID,而老年期痴呆患者不会回答,我们用了10/66国际痴呆协作研究诊断工具。

当受访者表达出“睡眠不好、心情不好、没劲儿”等基本状况后,询问员会依次询问相关精神障碍的问题,询问时间最长的一个案例达15小时,平均每位受访对象被问了120分钟。“这套调查工具十分敏感,能够识别出轻微的精神障碍,且科学性强,可以跨国、跨文化比较。”国际医学期刊《柳叶刀·精神病学》于今年2月18日在线发表了此次调查的第一批主要结果。

调查内容包括心境障碍、焦虑障碍、酒精药物使用障碍、间歇爆发性障碍、进食障碍、精神分裂症及其他精神病性障碍、老年期痴呆等七大类36小类的精神障碍疾病。

发现最多的问题是焦虑障碍和抑郁障碍两大类,不是严重的精神障碍,每个人说不定一生当中都会出现一次焦虑或抑郁的症状;此外,物质使用障碍,包括酒依赖和药物依赖,我们发现酒依赖患病率比上世纪高了,但是跟之前的世界精神卫生调查结果差不了太多;精神分裂症患病率,也没什么变化,因为精神分裂症,最主要还是受遗传影响。

排名第一的“焦虑障碍”不只是“都市病”,结果显示,中国中西部地区和东部沿海地区的焦虑障碍患病率没有明显差别。

本次研究结果显示,我国成人任何一种精神障碍终生患病率为16.57%,12月患病率为9.32%。

财新记者:我看到调查中有多个患病率数据,包括30天患病率、12月患病率和终生患病率,哪个患病率最接近真实的情况?

“由于城市发展历史、人群构成等原因,不能单纯地将地区或城市视为精神障碍的危险因素。性别则可能是某些精神障碍的危险因素。”黄悦勤举例说,心境障碍的女性患病率高于男性,这主要与女性的生理状况相关,除青春期和更年期,女性还有月经期、围产期和哺乳期等,因此女性患抑郁的危险性更高。

从病种来看,构成精神障碍的五类主要疾病中最高的为焦虑障碍,其余依次为心境障碍、酒精药物使用障碍、精神分裂症及其他精神病性障碍,65岁老年期痴呆终生患病率为5.56%。

学生群体性受伤害事件,再度和重性精神病患者产生关联。3月14日下午,河北唐山市丰润区光华道小学发生一起上学途中伤害学生案件,犯罪嫌疑人崔振江当场已被控制,但17名学生受伤的惨剧已经发生。其中两名学生伤情严重,分别转至北京大学口腔医院和北京积水潭医院治疗,其余15名伤员分别在唐山市5家医院住院治疗,至发稿时未见更新最新的救治情况。犯罪嫌疑人次日被宣布为偏执型分裂症患者。

在酒精药物使用障碍、间歇暴发性障碍中,男性患病率则更高,18~34岁是患病率最高的年龄组,与以往研究结果一致。农村的精神分裂症及其他精神病性障碍患病率高于城市,但总体相对稳定,符合此类精神病性障碍以生物遗传因素作用为主的规律。

黄悦勤表示,1982年起,我国曾与世界卫生组织进行过一个全国5万余人的大样本调查,当时显示,1982年成人精神障碍的终生患病率为12.96%,1993年又进行了一次全国2万余人7地区的调查,结果终生患病率为13.47%。

3月15日,丰润公安局通报犯罪嫌疑人崔振江患有偏执型分裂症时,还宣布,其案发时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已被刑事拘留。目前,发布在唐山市丰润区公安局官方微博上的该通报已经被删除。

黄悦勤在高峰论坛上表示,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社会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婚姻、移民、休闲、老龄化等社会心理和人口学因素发生了巨大变化,以此带来的心理压力、生活方式、家庭结构的改变等因素无疑导致焦虑障碍和心境障碍的患病率呈上升趋势,但与参加2001年世界卫生组织、哈佛大学组织实施的世界精神卫生调查的国家相比,仍然低于巴西、美国、法国、乌克兰、澳大利亚、南非等国家,仅高于日本和尼日利亚。

根据今年的数据,我国心境障碍、焦虑障碍、酒精药物使用障碍患病率总体呈上升趋势,但与其他国家相比,我国精神障碍情况在全球范围内尚处于中等流行强度。

不过,事发第二天便快速公布鉴定结果,多名专家质疑通报鉴定的专业性。鉴定一言九鼎,应该慎重,由专业人员完成,有详细的鉴定报告书,曾任江苏省无锡市精神卫生中心精神科主任刘锡伟提到。

“16.57%的终身患病群体中,重病不超过1%,其余患者的正常社会功能都不受影响。”黄悦勤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就像高血压患者一样,虽然身体不如从前健康,但吃了降压药,依旧可以正常地生活、工作、学习。

从影响因素角度分析,不同精神障碍12月患病率的影响因素中:

中国精神障碍患者究竟有多少?近日,首个覆盖全国的精神障碍流行病学调查结果发表在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精神病学》上,该调查参与者超过3万人,覆盖31个省份。结果显示,中国成人精神障碍终生患病率为16.57%,高于此前多个大样本调查结果。其中焦虑障碍患病率最高。

此次流调的精神障碍患病率明显高于中国之前的调查结果。1982年,北京大学第六医院社会精神病学与行为医学研究室等12家单位在全国11个地区进行了5万余人的样本调查,终身患病率为1.3%。1993年的七地区精神障碍流行病学调查中,精神障碍的终身患病率为1.4%。

女性、离婚/分居、丧偶是心境障碍的危险因素;

该调查始于2012年,是由原国家卫生部及科技部资助立项的中国精神障碍疾病负担及卫生服务利用的研究。全国31省共计32552人参与该调查,年龄均在18岁以上。在此之前,中国没有覆盖全国范围的精神疾病患病率统计调查。

“这次是全国性流调,比以往调查所覆盖的地区更广,其次诊断标准不同,第三,调查所包含的疾病也有所不同,因此不能简单地加以比较。”为顺利完成这次全国性的精神卫生调查,黄悦勤团队做了十余年的准备,先后在北京、上海、广州、西安、吉林、大连、赤峰、昆明等城市进行流调,将世界精神卫生调查计划这套调查工具本土化。

较高的学历和受教育水平是焦虑障碍的保护因素;

CMHS调查涉及的精神障碍包括成人心境障碍、焦虑障碍、酒精药物使用障碍、间歇爆发性障碍、进食障碍、精神分裂症及其他精神病性障碍、老年期痴呆等七类。结果显示,中国成人精神障碍终生患病率为16.57%,在过去12个月中患病的比例为9.32%。所谓终生患病率,指一生中患有某种疾病的患者在全部调查对象中所占的比例。

调查还要考虑到文化差异,与西方人不同,亚洲人普遍不喜欢表达自己患有某种精神疾病,而是主诉躯体不适。例如,很少有患者会说“我有忧郁症”,取而代之的是“头疼”等症状。

女性、高龄为酒精药物使用障碍和间歇性爆发障碍的保护因素,但较高受教育程度为间歇性爆发障碍的危险因素。

截至2016年底,全国在册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共540万例,患者家庭贫困率达57.2%。在这些严重精神障碍患者中,四分之三是精神分裂症,而根据40余家精神专科医院和高校专业人员的研究,以抑郁障碍为主的心境障碍和焦虑障碍患病率,近年来总体呈上升趋势。

此外,病耻感还会导致精神障碍患者隐藏症状。此次流调研究发现,31%的社区居民对精神障碍有病耻感,社区居民认为38%的精神障碍可不治自愈。对此,黄悦勤表示,只能通过加大宣传等方式提高大众对精神障碍的认知。黄悦勤团队还在对这次流调的数据进行精神残疾的评估,预计残疾率远低于精神障碍患病率,具体数据将在后续论坛中发布。

对于老年期痴呆,高龄为危险因素,已婚的患病率低于非在婚患病率,而受教育程度高、高收入为保护因素。

4月7日上午,在国家卫计委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计委疾控局副局长王斌介绍了目前中国主要精神障碍疾病的流行趋势。王斌表示,精神障碍不同于社会公众普遍理解的精神病,按照世卫组织的分类,精神障碍包括10大类近400种疾病,除精神分裂症外,中国常见的精神障碍主要有心境障碍、焦虑障碍、老年期痴呆、男性酒精使用障碍。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对于精神分裂症及其他精神性障碍,高龄、城市居民、高中以上的受教育程度为保护因素,而非在婚的状态为危险因素。

而随着老龄化趋势的加剧,及现代社会生活压力的增加,目前上述类型的精神障碍患病率逐渐上升。2012年至2014年,北京大学第六医院教授黄悦勤牵头做了一项覆盖全国31个省的研究,结果显示,中国目前心境障碍患病率为4.06%,焦虑障碍患病率为4.98%,而老年期痴呆患病率为5.56%,均高于上世纪80年代或90年代的水平。

黄悦勤介绍,2010年世界卫生组织和世界银行在全球范围内进行的疾病负担研究显示,神经精神障碍的疾病负担占疾病总负担的10.4%,神经精神问题已成为全球疾病负担的一个突出问题。

我国改革开放40年来,社会、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婚姻、移民、休闲、老龄化等社会心理和人口学因素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由此带来的心理压力、生活方式、家庭结构的改变等因素,都可能导致心境障碍和焦虑障碍患病率的上升趋势。

过去公众对精神类疾病不了解、不识别,很少意识到寻求精神科医生规范治疗。实际上,从终生患病率来讲,精神障碍甚至不低于糖尿病、高血压,亟需各方重视起来。

第一,国家应加大财政投入,大力培养精神专科人才。目前全国精神专科医生2万人,每10万人才拥有2个精神科医生,数量远远不及香港、台湾地区水平,更无法与欧美比较。

第二,还应建立完善的精神疾病医疗保障体系,地方和社区多设立精神卫生机构,加强社区康复保障,提高患者就医的可及性。

第三,医疗机构要多培训综合科医生学习了解精神疾病症状,让精神专科医生也参与到多学科会诊中来。

第四,精神专科医生需提高精神疾病的诊治水平,非专科医生应提高识别能力,将患者适时转诊到精神科接受治疗。

第五,媒体及公众人物应当大力提倡,不要歧视精神障碍的患者,帮助他们更好地回归社会。

第六,公众要消除对精神病人和精神专科医生的偏见,不要一提到精神疾病就想到抑郁症,要了解精神障碍疾病的种类很多。

第七,作为病人也要消除病耻感,有病的话要积极寻求治疗。

专家研讨精选

图片 5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前主任

王 宇

这次大型的流行病学调查,对我国精神障碍疾病负担有了一个客观认识。深入挖掘数据,将对今后建设小康社会具有重要意义。

世界卫生组织预测,精神疾病可能成为仅次于心脏病、癌症的第三大疾病。当前世界各国都面临精神卫生资源供给不足,精神疾病诊断难度大、识别难,病耻感等文化伦理问题,使得患者经常耽误治疗。

为促进患者及时诊断和治疗,需要多方面改善。

第一,普及公众精神卫生健康教育,提高公众的认识,减少抵触和歧视。

第二,制订积极的政策,满足公众对专业医护人员和医疗设备的需求。

第三,调整临床药物管理规则,有利于非精神科医师开处方,提高药物干预的可及性。

第四,加大对精神类药物的研发力度。

最后,呼吁全社会改变对精神疾患的传统观念,消除歧视和偏见,形成理解包容的社会环境。

图片 6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理事长、

前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院长

马 辛

目前,我国整体精神疾病的患病率在增长,同时,我们还面临着精神疾病的民众知晓率低、精神疾病负担重、精神障碍治愈率低、精神卫生医疗资源整体缺乏、精神卫生领域人才数量短缺等问题。

希望通过这次大型科研成果的发布,让政府、社会、媒体各界来正视我们国家精神卫生目前存在的一些问题,尤其是从科研立项上给予精神卫生领域更多的科研支持。

图片 7

WHO西太区前精神卫生顾问、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编辑部前主任

汪向东

该调查结果是一座宝库,值得慢慢深挖。作为一项大规模的全国性调查,调查的整体设计严谨性以及获得的宝贵经验,值得世界学习。

这次流调中国提供了准确的患病率数据,为其他国家或WHO相关数据推算上做出了很大的国际贡献。

媒体与精神卫生工作密不可分。如果精神卫生队伍中能有一批人懂得媒体操作规则,善于跟媒体沟通合作,将精神卫生知识以更加通俗易懂的方式传播给公众,则会事半功倍。

但首要的是,每个精神卫生传播者都应从关心自己“今天累不累,开心不开心,跟人处得愉快不愉快”开始,关心自己,才能帮助他人。

图片 8

北京大学医学部前副主任、

北京大学医养结合研究中心主任

李 鹰

我特别关注了调查报告中65岁以上的老年期痴呆患者的数据情况。

我们非常关注调研数据对现实养老领域里的应用作用,以前,我们发现养老院有些老人的行为举止和精神表现异常,当然性格脾气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精神方面如何去做正确识别。

黄教授在开展这项研究的同时,也将科学的知识在我们中心合作的养老机构中去推广,由于她的推动和科普培训,有些养老机构结合当地现实情况,在机构内部成立了记忆康复中心,从科学角度,教会管理人员识别和帮助老人缓解精神障碍问题,并给家属科普疾病知识,消除病耻感,收到了很大的成效。

我们期待这个研究项目能够继续深入和持续下去并在此基础上探讨将老年精神卫生与基层医养结合融合发展,这类研究结果将会对未来老龄社会的医护服务作出更大贡献。

本期编辑:欧阳云霜张宇本文作者:生命时报记者 高阳

版权声明:本文为《生命时报》(微信号:LT0385)原创,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